清明记

腐女一枚

去了ga展,看到好多小妹妹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有男摊主了,而且很多,而且比我都懂好多_(:з」∠)_还有个小妹妹给我介绍刀锋书籍,告诉我赵二哈是痴汉(ಡωಡ) 很可爱了。还勾搭了一个原创画手小帅哥,我发现我真的老了,我要跟上你们这帮小年轻的步伐啊😂

《十年》代发 BY千古一僧——算尽一切,只为你

 @千古一僧 

先说下,我不是《盗墓笔记》的原著粉丝,07年偶然知道瓶邪CP之后,是从周边开始爱上这对的,阅读了《盗墓笔记》的前5部之后,没耐心看下去了。所以我对瓶邪的印象只停留前5部以及周边衍生

---------------------------

这部同人小说是很对我胃口的瓶邪,尤其是吴邪在张起灵去守青铜门之后的强大,他身世的设定以及他的能力。

文章设定吴邪才是那个真正大BOSS,他的能力可以穿越时空,而张家族长张起灵出不了泗水古城,吴邪可以救出张起灵这点,反转吴邪才是张家真正的领导人,这个设定太帅了~

不管张起灵吴邪是谁家的族长,这两个族人自古相杀相克,相爱相离,只有在汪臧海遇到了泗水族长之后,两个人互相的赏识到知己,一直到后来的想相守而见面只有别离的结局,让汪臧海这个牛逼人物进行了“要回到”泗水族长身边的漫长之路,进而遇到了成长为大BOSS的吴邪,并吴邪一路护夫扭转时空的格局。

吴邪因为“病了”而且可以预见他自己死了,吴邪不想让张起灵自己一个人那么孤独,他不断穿越时空,改变张起灵的人生之路,把张起灵的人生路上吴邪一一抹去,让张起灵有朋友,有亲人也有人惦记。可张起灵一直在记着吴邪,并没有按照吴邪的路走下去,他要找到吴邪并要和他一起。

整篇文章逻辑清晰,虽然中间有几章会让人想要跳过,但是会发现跳过来后面就有点不明白了~哈哈,因为我就跳过去了,重温三刷的时候耐心真正的看完。

可惜文章还在连载,没有完结,我猜最后瓶邪是个好结局,因为他们有两个包子呢,不能让爸爸爹爹分离是不是?包子也不会同意的~

PS:非常喜欢这个文,给自己留个想念看看以后会完结吗?

《琅琊记名簿》BY阿涛ckann——妖精的缱绻

 @阿涛ckann 

啊~我发现每次我想看的长篇设定都是我喜欢的,世间万物有灵,不管作者的灵感来源于《夏目》还是《山海经》,都是我喜欢的结合。

【我就是随便叨叨,不算是文评。一口气看下来更觉得你是个浪漫的姑娘了】

我很喜欢“缱绻”这个词语,跟着这个词汇还有“旖旎”,无论是文章中的妖精、生灵或者是萧景琰不同阶段的爱情我都体会到到了这两个词语给我的触感。靖王府所有生灵的日常动态、以及他们对萧景琰无限的亲近,穿插在林府和赤焰军整个时间线上,给萧景琰半生的失去带来一抹治愈般的温情。

故事的整个过程在看《琅琊榜》的时候就知道了始末,很喜欢作者把始末寥寥带过,笔墨在“世间万物皆有灵”这点着重渲染,萧景琰的亲情,爱情,友情在倾塌的那个时刻,这些“人界”外的生灵也是给于萧景琰不小的支撑,他们的帮助为萧景琰在十五年前即将崩溃的时间上找到了宣泄口。

比起《琅琊榜》的冤案始末,《记名簿》吸引我的更是那群萌萌哒的生灵以及在结界中修炼的仙人,他们因为生命的长途在对待事物看法上必然和人类的短途大有差异,但是他们和人类一样喜爱“好人”,而且萧景琰是“很好的人”。看着这些萌萌哒,让读者都对生活也充满跃跃欲试以及“我也会遇到”这样的想法,如果说《长歌行》给我带来的是即使在黑暗中徒步,有光同行便无所畏惧的话,那《记名簿》给我的感觉是童话堡垒下的那些荆棘都是柔软的触感。

这次不给你刀子了,真的要给你笔芯呢,给你了《琅琊榜》一个很好的结局,还这么的温馨治愈,尽管他们彼此的“路”不一样的长,但是他们走的路确是同一条,在此路上,有这么多的人和物并肩同行,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PS:不打算来个萧景琰小时候看到那些生灵画面的番外吗?肯定是团子+萌萌哒日常,多好的童年时光~

PPS:经过两个长篇,你真的是一个对爱情很浪漫的姑娘【起码比我浪漫】

【风云同人】好久不见

B市三元桥棕榈泉小区挂满了大红灯笼,外街的路灯一水的彩色明亮,给B市这座每年在年三十这天多少有些清净的街景带来“繁花似锦”的长街景观。

小区楼层不高,属于大户型格局。傅海峰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看着手机低头往家走,怎么没有发微博嘚瑟呢某人。借着红色的灯光,映着傅海峰本来英俊的脸一下子笑成了褶子精。

“吓我一跳啊你”

“就吓成了菊花残?”蔡赟眯起眼调侃这位老友“买了不少好吃的?”

“有你爱吃的梅菜扣肉”

蔡赟一脸嫌弃的往购物袋瞟了两眼“半成品?”

“我这手艺还用的着半成品糊弄你!走,上去吧”

蔡赟撇撇走,跟着傅海峰上楼。

蔡赟熟门熟路,进门脱鞋开灯“赶紧做饭吧,饿的不行了”

“中午又没吃饭”傅海峰把海鲜放冰箱,梅干菜和五花肉放到厨房准备下刀。

蔡赟换上居家服瞬间“葛优瘫”在沙发上,顺手拿起放在沙发的羽毛球杂志“吃什么啊,光喝酒了,少放油啊傅海峰,胃有点难受”

傅海峰从厨房探出脑袋看了眼沙发上的蔡大爷“壶里有热水,你先喝点,等会”

蔡赟举了举手中的杂志示意知道了。

“哎,阿傅,你这杂志封面的编辑肯定跟你有仇啊,这笑的,简直。。。”

“行啦行啦,别吐槽了,那么多帅的你老盯着那张看个啥!”一着急傅海峰的广普东北话冒出来,逗得蔡赟呵呵笑“好久没听你这口音了”

蔡赟做起来趴在沙发靠背上,看向厨房忙碌的傅海峰。是啊,他们好久未见了,差不多有小半年了吧,傅海峰一口的广普着急就带着东北大碴子味,搞笑的很。

厨房飘出米饭的饭香。傅海峰低头仔细的切着葱姜蒜配料,清洗五花肉,切成相应大小的肉块准备过水。不经意间的抬头,看到蔡赟望向自己的目光有种他们已经在一起这样很久一样的错觉,傅海峰喜欢蔡赟这样看着自己,就如他们一起打球的时候,无论好坏都是这样坚定明亮饱含说不来的情愫,这种来自蔡赟的目光一直让他很牵挂以及满足。

弄好配料架上锅打开抽油烟机,傅海峰半掩厨房门做到蔡赟身边“知道半年不见,都不早点现身”

蔡赟见傅海峰说道这个有点不自在的低头看手机微博“我这太忙,每次总错过”

这么些年了,这位老是这么的变扭,算了随他,让他保持好的心情。傅海峰心理腹诽一串挑眉看着低头的蔡赟“联赛有球迷签字,你猜有哪些照片”

蔡赟放下手机,白了傅海峰一眼“还能是有什么,不是你的就是咱两的,还能整出第三个人不成”

“有我们的08,也有第三人”

蔡赟听到第三人呵呵笑起来,他们动作一致的看向对方的眼睛开口道“傅子瑜”

是啊,那时候的小鱼儿可爱的大家都喜欢,后来都忙了,后来拆了到后来退役了,彼此不用说话都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傅海峰握住蔡赟的手,蔡赟有双好手,白不说还很软,不似他的手硬邦邦的。

傅海峰就这样玩着蔡赟的十个指头,打球的老茧还是有的,食指中指的第二根骨节手感还是那么好“以后,我们在一起干点事情吧”

蔡赟不看傅海峰,低头也看着傅海峰手,这双手的力量比自己大,他们相拥的时候,对方总能一手揽到自己的腰,宽厚温热的掌心隔着衣服传递到自己的腰侧,他说有些东西刻到了他心里,那一刻的温度何尝不是也到了他心里。

“好啊,我们一起干点羽毛球事业,继续我们的十多年。”

“行,过来打下手,不然十二点之前你可吃不到饭”

傅海峰拉起蔡赟走进厨房,蔡赟不会做饭,但是有傅海峰在,他觉得这顿饭会和以往一样的顺利。

纯发泄《长歌行》BY阿涛ckann ———手起刀落回老家

 @阿涛ckann 

【不管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我都是一个时不时抽风的女神经】

作者把我最喜欢的北平方家成为明诚的家人,这是我看这篇文的鱼饵。

明诚有了家人,还是底蕴世家。挺大一家子,有个给全家某生路的方步亭,有泰山不到的谢培东,有看的慢但不傻的方孟敖,有心细明白的程小云,有天真无邪害死人的谢木兰,还有一个“二世祖”方孟韦。

明城还有一家人,是商界的名门望族。家丁惨淡,有个上兵伐谋的独子明楼,有心慈面冷的长女明镜,还有仗着有人宠沾了不少血的明台。

乍看这家人多又欢乐,实则被时局卷着画了层层皮。明诚有两个家庭,就有了更多牵绊。明诚想护着的人太多,可能是太贪心了,低头发现抓住的是带血的手。

故事从在北平方家明台当谢木兰老师被梁经伦认出为引线,明诚宠爱谢木兰随手给了军统高级特工相机为埋线。在蒋经国这个试图力挽狂澜国民党的少年派清洗贪腐、戴笠意外身亡毛人凤借着贪腐清洗旧部中不断扩大修罗场地图。直到南京局地下党侦听组潜伏者高层叛变,勾出一桩桩上海南京地下党情报网,上海一网打尽,南京山穷水尽,北平暗藏杀机,止于天津夜莺青瓷刺杀叛徒鸱鸮。

不断扩大修罗场地图中,程锦云为爱情力保明台擅自暴露血溅刑讯室,王夫人为王天风身后名声死在王平面前,崔中石一人带走烂到底的北平分行账目,夜莺看着她看不见的苏轩横尸荒野。这些人都是自己不怕死,就怕在意的人有个万一。

当年上海重庆一条抗战走私线上的小黄鱼在内战中人人想分羹夺功,明台这个不省心的牵扯其中,小少爷双重身份做的苦,脑子也被梅长苏过度使用,明楼保得住明台就得掀翻明诚在方家面前的一层皮,连皮带肉解密了死间计划,王天风等人也终成了烈士。这一场明台完败,没死成。

明楼把生命中最愧疚的明镜送到了巴黎,他最宠爱的明台想着程锦云看着王平,头也不回的上了前线。而他的弟弟、战友、爱人明城联合明台在明楼处心积虑机关算尽他能死家人不能死的档口,彻底在布局上智商上扳了明楼一回,这一场明楼完败,没死成。

一个军统特工胶卷引发的血案,夜莺死后身上的微型相机把明诚送上了死路,落实了这世上就没有明诚了。明楼与国民党内争党派周旋交易,方步亭看着小儿子跟党派翻了脸,明诚在刑讯室第三天从地狱里爬出来看见他的光明,这一场明诚也没死成。

作者为一次次生的手笔埋下了一次次死的阴差阳错,最终明诚明台档案一干二净,世上没有明诚明台只有前线的黎营长和成参谋。而明楼,明台的大哥,明诚的爱人,因官居要职等种种原因跟着国民党去了台湾。生于斯,长于斯,最终没能埋于此。

作者把伪装者和北平里的人物生的生,死的死。方家和明家结局已是最好的结局,亲人爱人都不在此,两个小的见了面一起看着他们的爱人和亲人一直盼着的新中国。

在此就要问作者一句了,梁经伦见明台,明台被假任务试探,程锦云拦下电报隐瞒明台,明诚随手给谢木兰的相机,梁经伦发现谢木兰包里的相机等等这条条埋线。明楼察觉来者冲着夜莺青瓷,便把二人先一步调往南京,南京泄密又和方步亭合力再次调到北平,明楼自己暗中查南方局叛徒的条条引线,已然置之死地而后生,怎么最后就不能写圆了让明楼除了不去台湾的任何国家,偏偏去了台湾,此生相见的机会都省了,当真是与子同袍后生死两茫茫。

以上,我怎能不拔刀手起刀落砍作者呢。

发泄完了,这篇翻过去。

PS:文章中还有其他人物写的也很好,也有很多明楼明城方步亭方孟敖方孟韦周旋在时局中精彩表现,废材不写了,喜欢的可以刷二遍。